南青

我打着夏夜蝉鸣的节拍,迎接着终即死去的明日枯枝。

看到这一P时感触颇深,便截了下来。Levi,你是否也在幻想着大海的蔚蓝空寂,大漠的广袤无垠,幻想人类胜利的那一刻,自己又该在哪里,做着什么。你的身上已有太多沉重的伤痕,爱笑中分易怒却有醉人的温柔。不论如何,我想和你一起等到那时,即使作为屏幕外的观众,却总希望结局与你而言是好的。